仪征市伟哥中文网

衡水市网络公司

原标题:美媒:中国留学生太多成了大学教学的“负担”

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17日的一篇报道最近引发广泛关注和争议。这篇报道称,美国一些大学的教授抱怨,招收的中国学生太多了,已经对自己的教学造成了负担。

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截图

中国学生成了教授讲课的“负担”

文章开头写道,几年前,邵楚天(音)从中国来到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小城尚佩恩上大学。不过,他觉得好像没走多远。

在最近的一个周一,这名22岁的留学生从寝室里醒来。他的室友是3个中国学生。他走到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的教室,跟中国学生坐在一起学习。接着他跟中国朋友们去体育馆运动,然后一起去图书馆学习到晚上。

他记得一整天只说了两句英语。最长的一句是在餐厅,他点墨西哥卷饼时说:“加双份鸡肉,黑豆,莴苣和辣椒酱。(Double chicken, black beans, lettuce and hot sauce)”

乍一看,大量的中国学生涌入美国似乎是双赢的局面:中国学生拿到了美国文凭,而美国学校赚到了学费。国际学生的学费是本土学生的两到三倍。

不过,另一个现实是,美国大学校园面对大量涌入的中国学生显得难以适应。数十名学生、大学教授和专家都向《华尔街日报》表达了这样的观点。

邵楚天并非孤例。很多中国留学生发现,他们已经把自己同美国同学隔离了。很多中国学生感到听课很吃力,跟不上教学进度。学校管理层和老师会抱怨称,相当比例的国际学生没有准备好接受美国大学教育,而他们也不愿意修改教学计划。

在一门工程学的大课上,邵楚天坐在教室最后一排,低头刷微博。他在这门课上不曾向老师提出过任何问题。

邵楚天的教授戴夫·尼柯(Dave Nicol)说,为了外籍学生,自己练习用更口语的方式授课。他说,自己至今都叫不上很多国际学生的名字。而当这些学生提问时,他往往会让他们重复一遍自己,“他们往往说话不清”

国际教育学会去年年底发布的门户开放报告显示,去年美国国际学生共有97.5万人,比上一年度增加三成,其中将近三分之一为中国留学生。

美国许多大学一般会说,广纳国际学生可以加强全体学生的国际观,同时也有机会理解全球文化差异。

但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电影与媒体研究华裔教授凯瑟琳?刘(Catherine Liu)却不禁提出一个事实,“本来是想建立文化交流,但我们把学生们都带到美国,却没有思考国际学生的经验质量。”

纽约大学中国历史学教授卡尔(Rebecca Karl)讲的就更白了。她说,中国学生可能是她授课上的“负担”,因为她必须配合中国学生,而修改自己的教学内容。

而中国学生也觉得不开心。25岁的北京姑娘张凌云(音)来俄勒冈州立大学学习商科,但她的班上还有11名中国学生,只有4名美国学生。“我出国不是为了跟这么多中国人一起上课的。”

中国学生人数太多,可能让他们形成自己的小圈子。对此,俄勒冈州立大学教务长萨巴赫(Sabah Randhawa),已决定放缓招收中国留学生,并进一步招揽其他地区学生,像是非洲、欧洲或拉丁美洲,让校园组成更多元。

其他学校,如俄勒冈州的迈阿密大学则考虑提高申请学生的英语能力门坎,确保学生有够强的听说能力,参与课堂讨论。

也有人做得很好

不过,不过,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、美国国际教育协会及中国留学生22日接受《法制晚报》采访时表示,并不认同报道内容,称适应不同的文化和教学方法,往往需要花费数个月时间。留学生告诉记者,美媒从所选学校来说有失偏颇,存在夸张成分。

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国际学生服务部主任马丁·麦克法兰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,伊利诺伊大学对有如此多的中国学生感到非常自豪,他们对校园有着非常棒的贡献。

而国际教育学会的主席高级顾问佩吉·布鲁门萨尔(Peggy Blumenthal)告诉法晚记者,适应不同的文化和教学方法,往往需要花费数个月的时间。对于中国学生来说,起初可能课上提问或是发表看法感到困难,但是在一个学期后很多人都能很好地适应并且做得很好。

衡水市网络公司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